帕姆.沃爾赫斯特(Pam Warhurst):可以吃的風景

想把生命活得與眾不同的願望,能夠在一些不尋常的地方實現。這是我的家鄉 — 托德莫登(Todmorden),這是一個英格蘭北部位於利茲和曼徹斯特之間的一個普通城鎮,約一萬五千人口。這個城鎮過去荒草叢生,現在水果、蔬菜、草藥四處生長,我們稱之為傳道式園藝。

鐵道角落、車站停車場、健康中心門口、居民住處門口的花園,甚至在警察局門口都有。 我們有「可食用」的運河通道,我們有發芽中的墓地,土壤相當肥沃。

我們甚至興起了另一種形式的旅遊 — 叫做「蔬菜旅遊」。信不信由你,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在我們的沃土閒逛。

我們要開啟一場新的革命。

我們試圖回答這個簡單的問題,你能找到一種統一的語言,即使跨越時代、收入和文化卻仍然能夠幫助人們找到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看看身邊獨特的空間,想想別出心裁的、不同交流方式的不同資源。我們能找到這種語言嗎?如果可以,我們能複製嗎?答案似乎是肯定的,而且這種語言似乎就是食物。

三年半之前,我們在餐桌上突然想到這個點子,沒有諮詢專家 ,也沒有報告,我們制定了相當簡單易行的計劃就公諸於眾了。 我們在托德莫登的一個公共會議上提出這個計劃,接下來,我們描繪出主要集中於三個板塊的城鎮願景:

社區—我們每天生存的地方;
學習板—教育孩子和自我學習的地方;
商業區——我們投資和進行商業活動的區域。

現在,我們一起想像下這些區域都被圍繞食物的社區行動關聯起來,如果我們能讓一個社區板塊先行動起來,就可以帶動學習板塊,接而再帶動商業板塊。這是一場關於食物的秀,我們整裝待發、自我調整、重塑社區,而這一切不依賴於任何一紙戰略空文。

自從我們三年半前開展會議以來,真是過山車式的跳躍。
我們以種子交易開始;然後我們採用了一片在主幹道一邊的土地(之前基本上是寵物廁所);然後我們把它變成了一片可愛的植物花園。我們用你們剛剛看到的汽車車站停車場邊的角落的土地做成了菜畦,讓每個人可以分享和採摘植物。我們去了診所,我們剛剛在托德莫登建設了六百萬英鎊的醫療中心,已經被有刺的植物包圍起來了。我們去的時候說「介意我們把他們拿起來嗎? 」
他們說: 「沒問題 假設你們計劃許可,你們可以在拉丁美洲做,而且把他們翻三倍。」 於是我們成功了。現在水果樹、灌木叢、草本和蔬菜在醫生診所處生長茂盛。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例子,像長在警察局門口和老人們的家裡的玉米。這樣我們就能種植,他們生長採摘。

但這並不僅僅只是生長,因為我們都是拼圖玩具的一部分。把社區里有藝術美感的人們帶動起來,在培育的土壤床上做一些極好的設計,進而向人們解釋什麼生長在這裡。因為有相當多的人並沒意識到是蔬菜,除非在頂部一小小的指示牌寫明了。於是我們有很多人來設計這樣的東西 」如果是長這樣,請勿採摘。但如果是長這樣,請隨意" 。這是關於分享和善意的投資。

同時,那些不願意做這些事的人們也許可以下廚,我們季節性摘菜,然後來到大家身邊,在街道、俱樂部、教堂或人們生活的地方對大家說: 「我們是本地食物拼圖的組成部分,我們都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我們也很樂意讓那些來參觀「蔬菜景觀」的外地遊客採摘蔬菜,這絕對是相當奇妙的體驗。我們在想,我們能做什麼才能給他們更好的體驗? 於是我們創造了絕佳的可食蔬菜路線,這是一條我們設計的可食的花園展覽,帶領旅客穿過我們城鎮,路過我們的咖啡館和小商店,穿過我們的商場,不僅僅是從商場的來回地。我們希望在改變人們穿行、我們城鎮腳步的同時我們也在改變著他們的行為。

第二個板塊是學習板塊。我們與高中進行合作並成立了一個公司。 我們正利用高中後面空閒土地設計和建設魚菜共生單元。正如你們看到的,現在我們準備在一個有蜜蜂的果樹林裡同時培育魚和蔬菜。一些孩子也在幫我們建設並參與會議。因為社區十分投入和高校的合作,高校也在教授農業課。由於是在教授農業,我們開始思考:我們如何能為那些從未有機會真正培育、但對培育十分感興趣的孩子提供機會,我們如何給他們更多的經驗?

我們得到了當地園藝中心捐贈一塊相當潮濕的土地,但是在一種相當驚人的、完全自願主導的方式下,我們把它變成了一個市場農藝訓練中心。那是聚乙烯制溫室和培育的溫床,還有那些你需要用你手指去撥土的工作。我想或許在未來我可以幹這麼一個工作,一些當地學者說 :「商業園藝並不普及,我們可以為你們設計一個商業園藝學課程。」他們正著手實施,我們準備在今年晚些時候發布,這一切都只是個自願的實驗。

第三個板塊是商業。因為如果你走過一片有東西吃的地方,如果你正在學項新的技能,如果你開始對這種季節性生長的植物有興趣,你可能想要花自己的一部分錢用來支持當地生產者。

但我們只是個社區組織,我們只是志願者,我們事實上能做什麼呢? 於是我們做了些簡單的事情,我們募捐,我們得到了些黑板,我們把「不可思議的可食用」寫在最上面。我們把它發放給每個當地銷售的商人,他們在黑板上寫每個禮拜賣出的東西,相當受歡迎。人們圍著黑板聚集到一起,銷量提升了。

接著,我們和種植者交流。我們說: 「我們對這件事情很認真。」 但他們並不怎麼相信我們。於是我們想:好吧,我們該做什麼? 我知道,如果我們能創造出圍繞一個產品的活動,然後向他們展示人們確實對這種產品有很高的忠誠度,也許就能改變他們的看法,讓他們明白我們是認真的。

於是我們舉行了一個僅僅是自我娛樂的活動,名字叫做「每個雞蛋都很重要」。 我們做的是把人們放到我們的雞蛋圖上,是個托德莫登的形象圖 。每個人在公園門口向鄰居出售超額的雞蛋,這完全合法。我們以四個開始,現在我們有64個了。結果是 人們紛紛走到商店,要買當地托德莫登雞蛋,一些農民大幅增加了他們得到的自由放養的鳥的數量。接著他們繼續,儘管是相當微小的幾步,對當地經濟的信心日漸增長,開始以不同的方式體現。我們現在有農民做奶酪,他們大幅增加了稀有品種的豬的數量。

超過30個的英格蘭城鎮現在現在都在複製著這令人難以置信的食用板塊,。他們正在嘗試著讓生活過得與眾不同。在全球,我們已經建立了這樣橫跨美洲和日本的社區。美國、日本和紐西蘭紐西蘭地震後的人們拜訪了我們,想把這樣一種當地種植公共的意識帶到耶穌教堂的心頭上來。

todmorden-5-730x340.jpg

他們在做著餡餅和一些他們之前從沒做過的東西。我們有逐漸增長的販賣當地食品的市場攤位。在一個當地的學生參加的調研中,49%的城鎮里的食品商人說他們的帳本底線因我們切實在做的東西而有所增長。我們只是志願者,它僅僅只是一項實驗。

這並不是件複雜的事,它肯定不算明智,不算原始,但它接合起來很具有包容性。這對那些急於把自己分門別類的人來說並不是改革,這是每個人的行動,我們有個箴言:如果你吃東西,我們就是一夥的了, 跨時代, 跨收入,跨文化。

這真的是一項過山車似的刺激體驗,但回到我們問的第一個問題,這是可複製嗎? 是的,它當然是可複製的。

這並不需要很多錢,這並不需要有官僚作風。但這需要你創新性地思考和你得準備緊縮預算,開始一些以創造支持性的框架為目的的項目。這樣社區就比較靈活。

還有一些偉大的想法正完善我們的程序,我們地方當局已經決定讓各處 變得可以食用和通過支持如下兩件事以實現:

第一,他們打算創建備用土地資產登記冊放置於食物銀行,這樣,社區就能使用他們居住的土地,而且他們將以使用許可證以支持。他們對每個他們的員工說,如果可以的話,幫助社區植物的生長,幫助他們保留自己的空地。

忽然間,我們看見了當地政府切實地行動,我們見證了這種主流的力量。 最後我們創新性地回應了里約對我們的需求。

首先,請不要在公眾建築附近移栽植物,這很浪費空間。

其次,請一定要創造可食用的景觀,這樣我們的孩子就可以早上走過食物,晚上從食物處歸來。在我們的公路上,在我們的公園或者是其他任何地方。鼓勵我們的城市規劃者把食物區 放到城市的中心地帶,而不是歸入到沒人能看到的安置地的邊緣。

另外,鼓勵我們的老師認真對待,這並不是一個二等的課堂訓練,如果我們想激勵未來的農民,那麼請讓我們在每個學校宣講,以創造一種圍繞環境重要性。當我們把當地食物和土壤的氛圍放置於學校文化的核心,就能創造不同的下一代。

這其實是件十分簡單的事:通過一個有機的過程,通過對小行動的力量的日益認可,我們開始,最後,再次相信自己,相信我們的能力,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將建造一個不同的更友善的未來。




Reference:
Marina plans for Todmorden
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Can we dig it? Yes, we can! Incredible Edible Tod on way

Anti Additive Association